搜索
确认
取消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行到水“秀”处 坐看云起时

行到水“秀”处 坐看云起时

  • 分类:公司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5-27 14:23
  • 访问量:

【概要描述】杭城的五月,正是看山看水的好时节。此时的钱塘江潮还未及八月的汹涌澎湃,它好似一幅静静流淌的古卷,波光粼粼的江面与两岸的楼宇交相辉映,优雅而不失壮美。 矗立江畔的“钱江龙”雕塑龙首东望,龙身蜿蜒,龙尾高高翘起,张牙舞爪的样子仿佛展示着它守江的龙威,意欲腾飞,气势磅礴。 水,龙——都是蒋文龙最爱的元素。从浙江水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办公室里向窗外望去,壮阔的钱塘江,宏伟的“钱江龙”,这些承载了杭州精神文化的标志,都能一览无余。

行到水“秀”处 坐看云起时

【概要描述】杭城的五月,正是看山看水的好时节。此时的钱塘江潮还未及八月的汹涌澎湃,它好似一幅静静流淌的古卷,波光粼粼的江面与两岸的楼宇交相辉映,优雅而不失壮美。

矗立江畔的“钱江龙”雕塑龙首东望,龙身蜿蜒,龙尾高高翘起,张牙舞爪的样子仿佛展示着它守江的龙威,意欲腾飞,气势磅礴。

水,龙——都是蒋文龙最爱的元素。从浙江水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办公室里向窗外望去,壮阔的钱塘江,宏伟的“钱江龙”,这些承载了杭州精神文化的标志,都能一览无余。

  • 分类:公司新闻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5-27 14:23
  • 访问量:
详情

 

杭城的五月,正是看山看水的好时节。此时的钱塘江潮还未及八月的汹涌澎湃,它好似一幅静静流淌的古卷,波光粼粼的江面与两岸的楼宇交相辉映,优雅而不失壮美。

  矗立江畔的“钱江龙”雕塑龙首东望,龙身蜿蜒,龙尾高高翘起,张牙舞爪的样子仿佛展示着它守江的龙威,意欲腾飞,气势磅礴。

  水,龙——都是蒋文龙最爱的元素。从浙江水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办公室里向窗外望去,壮阔的钱塘江,宏伟的“钱江龙”,这些承载了杭州精神文化的标志,都能一览无余。

 “这里风光不错吧!”蒋文龙一只手背在腰后,一只手指向窗外,向杭商传媒记者介绍,“我家也住在钱塘江边上,离这儿不远,到了晚上,灯光亮起,又别有一番味道。”

  蒋文龙与水的故事,要溯源到四十年前。从入职浙江省第一水电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到担任董事长,新昌长诏水库、衢州乌溪江引水工程、龙游沐尘水库、绍兴汤浦水库、钱塘江标准海塘工程……这些布局在浙江省各地恰到好处的水利水电工程他都如数家珍。

  2017年7月,蒋文龙带着浙江水欣股份的一批人马,与水再续前缘,正式将浙江水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迁入位于钱塘江畔的寰宇商务中心,与水为邻,择水而居,依旧做得风生水起。

海纳百川

 

  “离开耕耘了几十年的浙水股份,您的心情怎么样?”

  面对记者的提问,蒋文龙显得坦然自若。许是回答过好几回了,他说:“我的心情始终很好。”没有丝毫的犹豫。

  蒋文龙在浙水股份的那些年,循着改革开放的节奏一路向前,见证浙水股份从国有企业慢慢改制成民营企业,带动了众多职工的成长,带动了每个职工背后家庭的发展,为企业、为水利事业尽到应尽的责任,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细数过往的水利项目,蒋文龙每一个都是信手拈来。龙游小溪滩水利枢纽工程位于钱塘江中游龙游县境内,以发电为主,兼顾航运等综合开发。工程设计洪水标准为50年一遇,校核洪水标准为100年一遇,水库正常蓄水位海拔高程40米,电站装机容量为4×4500千瓦。工程建成后,年平均发电量可达到7478万千瓦时,同时改善了当地的水环境和灌溉条件。

  云南泸水县片马河三级水电站也是蒋文龙在浙水股份时期全额投资开发兴建的。该水电站位于滇西高黎贡山国家自然保护区内,距中缅边境线最小距离仅为43米,工程项目由首部枢纽、输水隧洞、压力管道、发电厂房、升压站和输电线路等主要建构筑物组成。

  还有浦江仙华水库工程,建成后改善了浦江县金坑岭灌区日趋严峻的干旱缺水局面,缓解了县城工业和生活用水紧缺的状况,促进了浦江仙华山省级风景名胜区旅游产业的发展。

  龙游沐尘水库项目位于钱塘江上游衢江右岸支流的灵山江干流上,是以防洪、供水灌溉为主,结合发电及改善水环境等综合利用的大型水利工程。工程建成后,有效地保护了下游农田及龙游县城沿灵山江两岸城区免遭洪水袭击。

  在蒋文龙的带领下,这几个工程项目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都十分明显。依靠一流的质量,许多工程多次荣获中国建筑工程“鲁班奖”,国家优质工程奖,中国水利工程优质“大禹奖”,水利部、交通部优质工程奖和浙江省建设工程“钱江杯”等奖项,连续多年多个QC小组获全国、浙江省优秀QC小组成果奖。

  “浙水股份以施工为主,是做水利水电建设的。当时水欣股份是下面的子公司,做投资为主。我作为法人,业务涵盖的面太广了,管得太多。而且搞施工太辛苦,那是年轻人的事儿,我现在是个老年人。”

  “老年人”,蒋文龙这样调侃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不安分”的“老年人”,在年届花甲之时转身,将水欣股份独立门户。在水欣股份,蒋文龙延续了之前投资的水利水电项目,并将投资的触角越拓越宽,寻求着水利水电项目基础上更高层次、更大规模、更广领域的运作。

  多年的投资经验、独到的投资眼光,让蒋文龙开始在各类有开发前景的领域里大显身手:国外水利水电项目、石矿开采、房地产业、机械设备、检验检测......

  “近几年,国家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水欣也紧跟时代的步伐,响应号召,跨出国门。在南太平洋的一个岛国斐济,我们在运作投资水电站项目。”

  除了老本行之外,蒋文龙还在江西革命老区瑞金投资了一个石矿开采项目;在浙江省三门县的高铁站附近投资了房地产。这不禁令人好奇,他星罗棋布的投资蓝图背后,究竟有着什么秘诀?

  “首先,有时候眼光并不一定要局限在某一个部分,它是触类旁通的。比如我投资的三门房产项目,除了一定体量的楼盘外,我把边上的山都租下来,打算在那里开发一个公园。我会考虑通过共同改造周边的环境,来提升投资项目的价值。其次,在开拓的过程中,眼光要与时俱进,时刻考虑社会的需求。”

  蒋文龙声情并茂地讲述着事业版图的每一个板块和他的投资理念。从他的谈吐、语气、状态来看,完全不像是他口中所谓的“老年人”。他好似一位风华正茂的船长,探索着、冒险着、运筹帷幄着,那些林林总总的投资项目,像一条条涓涓细流,最终汇入他眼前汪洋大海。



 

上善若水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水在道家的学说里,至善至柔。微则无声,巨则汹涌,与人无争却又容纳万物。

 “木欣欣以向荣,泉涓涓而始流。”在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他用树木欣欣向荣,泉水缓缓流动描绘了万物恰逢滋长时节的蓬勃。“欣”,又有喜悦之意。

  在蒋文龙看来,“水欣”一词意味着水能转化成资本,水能创造财富,水能给人类带来愉悦与繁荣。而水“泽被万物而不争名利”的品性,更是贯穿在蒋文龙奋斗一生的“水事业”之中。

  自党的十九大作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建设美丽中国的重大部署后,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建设美丽乡村成了美丽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蒋文龙紧跟政策的步伐,着力于水环境的综合开发。也就是说,把水利工程和旅游项目对接,形成一个复合式的开发模式,既可以通过水来产生效益,又可以结合当地文化内涵打造旅游景点,改善乡容乡貌。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做水利事业的,财富不是第一诉求,更重要的是为社会做点什么,在历史上留下点什么。”现在蒋文龙接手的项目,更注重生态环境、追求无污染,力求水利项目的“内外兼修”。

  浙江龙游的灵山江,是浙西乡村美景的代表地之一。在那里,蒋文龙投资过龙游沐尘水库项目,这个大型水库在当地被称为“龙南大水缸”。灵山江曲折蜿蜒,清澈见底,有竹筏漂流,也有老翁垂钓。两岸群山叠翠,郁郁葱葱,种满了红豆杉、紫薇树、桂花、杨柳、红叶石楠等观赏性植物,沿途孕育了马戍口、上塘、沐尘、庙下等众多的集镇与村庄。

  蒋文龙最近的计划,就是在这样一个自带五星级景色的地方投资一个四星级的度假村。“像这样的投资,跟当地政府合作,不光做活了整个水利产品,更是开发了当地的旅游产业。通过提升水利产品的附加值拉动经济增长,让水利更利民生、利环境、利生态。”

  另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地方,是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怒江州位于云南省西北部,属于青藏高原东南侧高丽贡山的山脉褶皱地带,因怒江由北向南纵贯全境而得名。怒江州是中缅、滇藏的结合部,有长达449.5千米的国界线,占中缅边境线总长的20%,有丰富的地质资源、矿产资源和生物资源。在推进“一带一路”的战略进程中,怒江州是连缅入印达孟的最前线。

  蒋文龙领导的公司在云南投资的片马河三级电站,位于怒江州的一个边境重要城镇。据他介绍,前往片马镇,必须路过高黎贡山东坡的老公路风雪丫口。风雪丫口的实名叫“片马丫口”,在云南与缅甸交界的泸水县,海拔3153米,地势险要。作为我国内地通向片马境外的咽喉要道,这里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沿路的千年古杉英姿挺拔,山上冰雪融化,雪水汇集,形成了无数的高山冰渍湖。经过风雪丫口,来到沉淀着无数往事的片马镇。小镇经历了中国人民抵御外辱的烽火岁月,至今留有二战时期的遗址。

  “那天印象非常深刻,我还拍了很多照片,久违地发了朋友圈——跨地域距离,到云南考察本企业投资项目,同时深度感受春天的自然景观。”蒋文龙向记者展示着片马小镇的古貌,图片中的风景云雾缭绕,但他仍详细地描绘着每一个细节。

  独树一帜的景色、举不胜举的资源和贫困落后的现状形成强烈的对比,无一不让蒋文龙动容。2020年3月下旬,在怒江州的短短四天里,蒋文龙谈了一个国有企业的改制项目,一个房产开发项目,另外还有草药和牲畜养殖的农业项目,当然还有水电项目......

  蒋文龙充满了热情,“中国那么多大江大河,唯独怒江没有深度开发。脱离项目投资的价值和效益不谈,只要水资源能振兴当地经济发展,带动周边地区相关产业的兴起,帮助老百姓过上更美好的生活,也算是为社会脱贫攻坚事业做贡献了”。

  向来关注国内外政治新闻的蒋文龙告诉记者,去年四月,习近平总书记给独龙江乡群众回信。在信里,习近平说:“让各族群众都过上好日子,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也是我们共同奋斗的目标。新中国成立后,独龙族告别了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进入新时代,独龙族摆脱了长期存在的贫困状况。这生动说明,有党的坚强领导,有广大人民群众的团结奋斗,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梦想一定能够实现。”

  习近平“全面实现小康,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的重要指示坚定了蒋文龙的决心。他相信,一滴水只有放进大海里才永远不会干涸,一个人只有把自己的事业和千千万万人融合在一起的时候才最有力量。

 

千山万水

 

  中国地图、世界地图——这是蒋文龙办公桌上最夺目的摆设。广袤无垠的世界,平面铺开,被蒋文龙按在了玻璃台面下,纵横交错的经纬线构成了丈量生活足迹的坐标系。

 “我办公室里可不止这两张地图。”说着,蒋文龙俯身从抽屉里抽出了一摞,浙江地图、杭州地图......除了这些,在蒋文龙龙游投资项目的办公室里,挂着龙游地图;在他三门房产项目的办公室里,也放着三门的地图。

 “不仅仅是工作之需,每张地图背后都是有故事的。”蒋文龙指着地图上的杭州,指尖划向云南,“刚刚我跟你说的独龙江,得先从杭州飞到昆明,昆明飞到保山,保山再转车,才能到达独龙江。你看,这儿离西藏很近了。”

 “我有一次从云南开车到西藏拉萨,再一路向北,一直开到青海格尔木。”说起在地图上穿梭的轨迹,蒋文龙滔滔不绝。他将目光转移到世界地图,接着说:“我原来做水利水电项目的时候,那些工程都是遍布世界各地的。我到过五大洲很多国家,比如毛里塔尼亚在这里,还有马里,是撒哈拉沙漠边缘的国家。这里是刚果(布),这里是刚果(金),都有考察的项目,我亲自开车开了300多公里。俄罗斯和美国我都数不清跑了多少趟了。”

  连点成线,连线成面。此刻的蒋文龙,犹如一代挥斥方遒的军师,手持白鹤羽扇,意气风发地讲述着过往领精兵数万的“征战之旅”。

  在越南的时候,蒋文龙也遇到过棘手的问题。他坦言,越南当地的政府管理、民企管理、市场管理体系都与国内大相径庭,想要在一个文化各异、语言不通的国度开展水利水电项目的建设和合作,一切都像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非洲的一些项目更是充满了磕磕绊绊。虽然非洲的资源种类丰富且数量众多,但非洲的经济发展相对落后,技术水平不高,教育不够普及,对外界的了解也比较匮乏,所以大部分非洲人民的生活节奏普遍较慢。这就导致在工作中,快速掌握某项技能所需的时间会较长,“及时行乐”和“无拘无束”则成了非洲籍员工的常态。

  “在国际市场里,对本地的劳动力占比是有一定要求的,我们可以把中国的一些先进设备和核心技术管理人员带过去,但是劳动力不得不用当地的,这些是规定,我们必须遵守;有些是文化,我们必须尊重。非洲员工的工资往往都是两三天结一次,等他们用完了,自然就会回来接着做。”

  蒋文龙博弈在国际市场的棋局之上,落子,布局,知进知退,有张有驰。可当记者问起:“跑遍世界各地,哪个地方让您情有独钟?”

  蒋文龙用手指叩了叩中国地图的东南角:“走遍千山万水啊,还是最爱杭州这片土地。”

  自求学时期起,蒋文龙就是杭州九溪十八涧的常客。他喜爱徜徉在俞樾笔下“重重叠叠山,曲曲环环路,丁丁东东泉,高高下下树”的天然画卷里,他说,他的内心始终有热爱生活的感性在那里。

  这份感性,蒋文龙把它延续到了事业里。20年前的工作老基地浙水股份,就落脚在钱塘江边上,20年后,浙水股份换了新的楼址,而蒋文龙把水欣股份,安在了钱塘江畔。

  在杭州富阳区,蒋文龙投资了一个占地约40亩的基地。那里原来是一些倒闭的工厂,现在在蒋文龙的规划下,它即将成为一个花园式的新厂区。他描述,基地里绿植满目,花花草草装点一新,最近又种了不少银杏树,象征着坚韧、沉着与永恒。

  穿行过千山万水,兜兜转转总是回到起点。是的,蒋文龙有一份感性,贯穿在热爱里,那是一种“根”的情结,来自肺腑与衷肠。

 

似水流年

 

  风吟河畔,岁月流沙。转眼间,蒋文龙已在水利行业深耕了40余年。“退休?”他好像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尽管现在水欣股份的工作,已经不像当年在浙水股份时那般劳累,但是投资也要到处考察、评估、调动资源,辛苦不可避免。他说:“这个事情本身好像有磁场一样在吸引着我,吸引我去经历、体验,吸引着我更加热爱生活。我总觉得我跟这个行业始终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从某种角度来讲,我的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就是生活。”

  蒋文龙告诉记者,去年一年,他的心态有了很大的改变。上市的计划在水欣成立之初,就被列入了公司的发展战略之中。他对公司的组织架构、财务制度等都按照IPO的要求进行了规范,为上市做好了充分的准备。然而看过了近几年股市的跌宕,又经历了疫情,资本市场的不稳定性凸显,蒋文龙坦言上市的念头正在慢慢地淡化。“作为实业企业,先踏踏实实地把实业守住,巩固自己的基础,夯实自己的资产,保持优质的运行,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才能基业长青。”

  现在的蒋文龙,不会再生活在高压线下了。大大小小的子公司,通常一个季度一次工作会议,为了处理事务,他辗转于各地,亲历亲为。每次出差,他总会抽出个一两天的时间,提前去体验当地的环境,感受生活中的烟火气。

  在没有出差行程的工作日里,蒋文龙往往早上忙个两个小时,然后驱车去西湖边上,或是去湘湖,约三两好友,散步赏景,喝茶吃饭。最近的他,喜爱上了搭乘公交。“刚开始坐公交车的时候,刷老年卡的提示音总是让我有几分反感,怎么能说我是老年人呢,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老年卡是光荣的。”蒋文龙的玩笑里,透露着几分自我打趣,又让人觉得甚是可爱。

  保持适当的运动量,现在是蒋文龙每日的必修课。多年以来,他习惯了行走,是一个静不下来的人。但在闲庭信步间,仿佛能寻找到一份自由的宁静。“如果运动量不够大,我就跑步机上走个两公里,让自己出出汗。一来身体得到了锻炼,二来放松心情。身心健康了,才能不让家人担心。”

  家人,一直是他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早年间的忙碌,让他少了些与家人一起的时光,蒋文龙说:“我是比较自由的一个人,家人觉得我快乐就好,对工作也不会过多过问。工作如果是快乐的,那就干着,如果累了,那就回家。”他感恩于家人的理解和支持,那些充满温情的琐碎日常总是能拂去他疲惫的征尘。

  “我总感觉平平淡淡才是生活真正的内涵。”蒋文龙一直向记者强调,自己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他时常谈生意,做项目,却从没有忘记生活才是人生的第一要义。他认为如果一个人对生活和世界失去了兴趣,觉得什么都无所谓,那才是真正的老化。无关年龄,人应该始终保持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吃没吃过的东西,看没看过的风景。

  大隐隐于市。此时的蒋文龙坐观云卷云舒,等时机一到,云自然会变成雨落下来,水又会汇聚成河。

 “我总感觉退休离我很遥远。”蒋文龙如是说。

  是的,蒋文龙的峥嵘岁月,是那流淌的钱塘江水。它见证过两岸的萧条,也目睹了两岸的繁华,历尽了千帆。它时而浩浩荡荡地,时而不动声色地,奔流到海,望不见尽头。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相关新闻

浙江水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24年 第六次机关办公会议召开
浙江水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24年 第六次机关办公会议召开
2024年7月1日,浙江水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六次机关办公会议在公司十四楼会议室召开。机关全体员工参加会议。
浙江水欣股份工会 2024第一批先进职工疗养团
浙江水欣股份工会 2024第一批先进职工疗养团
2024年6月26日,浙江水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委员会组织基层单位先进职工,赴浦江仙华水库参加2024年第一批先进职工疗休养活动。
五十年党龄,五十年奋斗 致敬蒋文龙董事长在党50周年!
五十年党龄,五十年奋斗 致敬蒋文龙董事长在党50周年!
在建党103周年之际,我们迎来了浙江水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蒋文龙董事长在入党五十周年荣获“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该纪念章是中共中央对老党员曾经为党的发展做出的贡献,并致以诚挚的问候和崇高的敬意。

     

这是描述信息

扫一扫

Copyright©2021 浙江水欣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备案号:浙ICP备xxxxxxxxx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杭州

1微信
1
扫一扫 1 公众号 添加微信好友,详细了解产品
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
这是描述信息